单亲妈妈子女半夜楼下温书

单亲妈妈千元月入养三口,子女怕用电多,房东会起租,半夜到组屋楼下读书。

王女士44岁,在医院当病人服务员。

她受访时难过地说,19年前结婚,一年后生下女儿,3年后生下儿子,怎料幸福家庭却被一个“赌”字给毁了,丈夫染赌瘾,成天早出晚归,到处欠钱滥赌。

“时常有债主找上门,他(丈夫)连赌债都还不清,更别说靠他养家。我于是到医院工作,月薪1400元左右。”

王妈妈说,丈夫不顾家,所以她前年跟他离婚,卖掉两人联名的裕廊西五房式组屋,租了同事公寓式组屋一个房间,她和女儿、儿子一家三口,月租980元。

她说,虽然薪水已加到1936元,但一个人养家很辛苦。庆幸的是,读理工学院的女儿(18岁)和中三儿子(15岁)都很懂事。

“他们担心长时间用电会提高月租,如果超过半夜12时功课还做不完,就会关灯到楼下去。”

她自称对两个孩子感到愧疚,“我无法给他们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”

她说,过去一年几次申购三房式组屋,一直没抽中,也曾向议员求助,但建屋局表示她须按正常程序申请。

照顾朋友儿子13年

单亲妈妈向朋友借钱还债,为报答而帮忙照顾他儿子13年。

王妈妈说,薪水不够还丈夫债债,她得常向家人朋友借钱过日子。

“一个家境较好的朋友有求必应,我欠她很多。为了报答,我免费为她照顾儿子,每天中午将她儿子接来我家。”

她说,照顾朋友的儿子已有13年,“朋友认为多一年已足够偿还所借的数目”。

曾欠女佣薪水

没付女佣费,介绍所追上门。

王妈妈透露,当时决定出来工作时,儿子才3岁,女儿6岁,需聘女佣照顾。

“女佣月薪500多元,我一人养家,要还生活费和丈夫债务,请女佣5年,常欠她薪水,被介绍所追上门。”她最后通过分期付款,将1万400元还给介绍所,也被令一年内不得请女佣。

“女儿那时已11岁,可照顾8岁儿子,我不再需要女佣。”

Check Also

SJWs Flaming Shopee Work Culture, Accuse It For Being Racist

SJWs found a new target to flame and cancel. This time, it’s Shopee. @wakeupsingapore compiled a list …